<font id="azwrx"><source id="azwrx"></source></font>
<div id="azwrx"></div><source id="azwrx"><menuitem id="azwrx"></menuitem></source>
<input id="azwrx"><acronym id="azwrx"></acronym></input>
<input id="azwrx"></input><input id="azwrx"><span id="azwrx"><div id="azwrx"></div></span></input>
<del id="azwrx"><span id="azwrx"></span></del>
<del id="azwrx"></del>
<div id="azwrx"><option id="azwrx"></option></div>
<acronym id="azwrx"><bdo id="azwrx"></bdo></acronym><div id="azwrx"><option id="azwrx"></option></div>
<acronym id="azwrx"><nobr id="azwrx"></nobr></acronym><nobr id="azwrx"><track id="azwrx"></track></nobr>
<xmp id="azwrx"><div id="azwrx"><samp id="azwrx"></samp></div>
<menuitem id="azwrx"><xmp id="azwrx">
<bdo id="azwrx"><xmp id="azwrx"><bdo id="azwrx"></bdo>
<bdo id="azwrx"></bdo>

您的位置: 首页 > 科研成果 > 正文

《西方非正统经济学译丛》总序

发文单位: 发文时间:2019-05-06

《西方非正统经济学译丛》

总序

在西方正统经济学大行其道的今天,我们翻译出版非正统经济学著作,似乎显得不合时宜。而我们认为,对非正统经济学著作的译介,有助于中国经济学界完整地了解西方经济学,认识西方正统经济学的缺陷。经过多年的筹备和努力,《西方非正统经济学译丛》终于面世。希望这套丛书能够丰富我们的经济学思想库,丰富中国经济学人的思想。

“非正统”(heterodoxy)一词常译为“异端”。我们在这里选用中性词义的“非正统”一词①,而不用略带贬义的“异端”一词,表明我们并未将本套丛书收录的著作视为“邪说”。相反,这些著作都是一个学派的经典,其中不乏真知灼见。

我们把西方经济学中的“正统”与“非正统”理解为对待现存经济体制及其意识形态的不同态度。自从资本主义制度建立以来,那些维护这个体制的经济学说便是正统学说,古典经济学、新古典经济学、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等就是正统经济学的代表。反之,那些对资本主义制度持批评态度的学说,就属于非正统经济学。由于非正统经济学对资本主义制度持批评态度,因而也成为正统经济学的反对派。德国历史学派、美国制度主义、激进政治经济学、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就属于非正统经济学。与“正统”和“非正统”相联系的,还有“主流”和“非主流”这两个词。我们认为后者是一个时间概念。在一定时期,非正统经济学可能成为某个国家的主流经济学,比如20世纪前30年的美国制度主义。同样,正统学说也不一定是主流,比如奥地利学派。

非正统经济学的两个特点是我们翻译这套丛书的主要动因。第一,非正统经济学对现存资本主义体制持批评态度,从而对作为这个体制的意识形态的西方正统经济学同样持批评态度。非正统经济学对正统经济学的批评大多集中于其方法和范围,针对根本,针针见血。这对于我们更深入地认识西方正统经济学的缺陷提供了有益的参考。非正统经济学令人信服的批评,有助于消除中国经济学界目前盛行的盲从西方正统经济学的这一不良倾向。第二,非正统经济学大多能够紧密联系当时当地的经济现实,从剖析现实的角度而不是从维护某种理论的角度阐述理论。今日中国尤其需要适应国情的经济学说。西方非正统经济学的这种学术态度值得我们借鉴。

近年来,西方正统经济学译著比比皆是,对非正统经济学的译介显得势单力薄,而且缺乏系统性。我们翻译这套丛书的目的,就是希图通过对重要文献的系统介绍,将非正统经济学的全貌和最新研究成果展示给国人,为更多人参与西方非正统经济学研究打好文献基础。我们首先呈现给读者的是制度主义(institutionalism)这一最重要的非正统经济学派在不同时期的代表性著作。条件成熟后,我们还将系统译介其他非正统学派的文献。

制度主义发端于美国,是美国原生的经济学派。国内学界对制度主义的了解大多停留在其创始阶段,对其在20世纪60年代后的发展比较陌生。

制度主义在20世纪前30年曾风靡美国,对美国的经济学和经济政策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经过几十年的沉寂后,制度主义于20世纪60年代开始复兴,并形成了以凡勃伦—艾尔斯传统(Veblen-Ayres tradition)为理论主体的“新制度主义”(neoinstitutionalism)。新制度主义者于1965年组建了自己的学术组织“进化经济学会”(Association for Evolutionary Economics),并于1967年创办了《经济问题杂志》(Journal of Economic Issues),在J.法格·福斯特(J. Fagg Foster)、马克·图尔(Marc Tool)、保罗·布什(Paul Bush)、威廉·达格尔(William Dugger)等人的努力下,以凡勃伦(Thorstein Veblen)和艾尔斯(Clarence Ayres)的理论为基础,形成了相对成熟和完整的理论体系,成为今天活跃在欧美经济学界的一支不可忽视的学术力量。在自身发展的同时,制度主义还为其他学派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支持。比如激进政治经济学在诸多理论问题上从制度主义的学说中吸收了营养,近年来兴起的演化经济学也将制度主义视为自己的源泉之一。遗憾的是,国内学界对制度主义这一重要的非正统学派的了解远远不够,甚至对它产生了诸多误解。②本套丛书汇集了制度主义各时期的代表作,力图反映制度主义的全貌及其新发展。 

这套丛书得以面世,得到了各方面的大力支持和帮助。我们首先要感谢北京大学胡代光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高鸿业教授、③吴易风教授,他们对丛书的选题和翻译提供了许多宝贵意见和无私的帮助。是他们的支持和鼓励才使我们有勇气和条件完成这套丛书的翻译工作。丛书的翻译工作主要由云南大学经济学院和发展研究院的教师承担,我们也要感谢两个学院提供的大力支持。商务印书馆的张胜纪先生为丛书的出版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他认真的工作态度和过人的翻译水平令我们肃然起敬,在此表示诚挚的谢意。最后,我们要对商务印书馆在扶持学术“冷门”、关注西方非正统经济学研究方面表现出的远见卓识表示崇高的敬意。


我们本打算使用“反正统”一词。感谢高鸿业教授的建议,他认为丛书所含著作的理论并未与西方正统经济学完全对立,因而用“非正统”更为恰当。

其中一个普遍的误解就是几乎把加尔布雷思(John K. Galbraith)视为新制度主义的惟一代表。

正当丛书即将面世之时,噩耗传来:高鸿业先生不幸逝世。就让这套丛书来表达我们对高先生的深切怀念吧。

 

                                               丛书编委会

                                                20076




 


《西方非正统经济学译丛》编委会

 

顾问:胡代光 高鸿业 吴易风

主编:张林

编委:施本植 张荐华 徐光远 杨先明


龙头彩票网